首页
校友会简介
校友动态
校友风采
母校近况
校友账号
校友会刊物
校友捐赠
常用下载
李晓涛:为梦想一往无前地赶脚,坚持就是胜利
Thu Oct 13 16:52:40 CST 2016

 

 

第三十四期

人物简介

李晓涛, 汕头大学2001级生物专业校友,博士,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-MIT麦戈文联合脑认知与脑疾病研究所博士后和助理研究员。

 

 

 

1

听说你将去麻省理工学院做博士后,主要从事哪方面的研究?

从事大脑神经调控方面的研究。我是2005年汕大本科毕业的,毕业以来一直从事生物医学及健康相关的研究。

 

2

目前自己最满意的科研成果是什么?

光线可以调控情绪的神经机制。目前这方面的主要成果还没有公开发表,有些正在申请专利中,有望用于调节目前智能手机日益滥用造成的亚健康问题。本人的研究表明,天气的好坏会直接影响人们的心情,这跟白天光线照射中一些光学参数的改变密切相关。而手机等电子产品的人工LED蓝光的过多照射则会负面影响人们的生物钟和睡眠质量等。

 

 

 

3

在汕大待了八年多,这所大学对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?

从2001年至2008年,我都在汕大,一共待了八年多,从学生一直做到老师。事实上,汕大多年的栽培对我的人生影响甚远。正是汕大注重个人成长的教育和引导,以及宽松自由美好的校园生活确定了我现在所选择的学术道路。从我的微信头像是汕大的真理钟可见,母校的教育理念对我的影响是非常深远,尤其是李嘉诚先生的慈善信念,以及每逢毕业典礼时邀请到的各位贤达要人留下的那些毕业致辞。

 

 

4

能否说说印象深刻的人和事?

硕士阶段我是跟着清华大学的陈国强教授念研究生,但也主要是在汕大校园。正是陈教授的谆谆教诲和引导,让我走上从事学术创新的道路。汕大,是我人生和事业的起点,记忆中留有很多美好的回忆。直到我离开汕大,赴香港大学医学院从事博士研究时,都还对汕大的一草一木念念不忘。STU不仅是我美好的象牙塔,而且还是我个人成长蜕变的试验田。记得从本科一年级开始,我就勇于尝试,不停地干"坏事"。我想主要是因为年少得认不清方向,初步感受到外面世界的复杂性还无所适从吧。

比如,我去追师姐和女同学,可是没有一次成功的。当时也就没有去追师妹,可能是因为自己够幼稚,需要更多成长的催化剂吧。另外我还去赶时髦搞大学生创业:开网上商店,参加创业计划比赛,联系公司拓展校园业务等等。干得满腔热血,但是太单纯和理想,并没有走上成功的经商道路。对于竞选各类学生干部,我也跃跃欲试,但屡战屡败,最后也就做到班上的文娱委员。

当时是无心学习,大学成绩是很一般。跟校园里众多同龄人一样,我也曾经迷失自己、寻找自己、并试图定位适合自己的位置坐标。

 

 

5

后来又是如何走上科研工作道路的?

直到快大四时我才重新审视自己的方向,当时生物专业还挺多考研的,于是我也跟着去考了。成绩出来后,考得还不错,于是就成了陈教授在汕大招收的硕士生,开始去尝试研究学问。后来那颗火热的内心是被陈老师有趣的课题吸引,我们当时就在全力开发一种新颖的可降解的绿色环保塑料,而且是通过微生物发酵,可以应用到工业上、生活中以及医疗健康上。大家都很努力地干,我也是特别有理想和想法,于是干得还不错,发了几篇国际论文,参加了几次国际会议。

在新西兰召开的一次国际学术大会上,陈教授还特地让我做口头报告。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,我都不知道我用英语讲了什么。讲完后陈教授却表扬我讲得还不错。这样的演讲报告是让我终生都难忘。周围的人们慢慢觉得我就是适合做学问和搞研究的。而我自己在学术上也越钻越深,不断挑战自我,寻找突破。后来也就一发不可收拾,去申请攻读香港大学医学院的博士学位,而且还选了脑神经科学——这个迷宫一般的专业,至今被称为人类科学最后一个难于攻克的堡垒。


 

6

港大的博士学习又带给你怎样的收获?

博士阶段是遇到了更多高人和强者。我的双导师都是从MIT和哈佛回来的,而且大老板还是中科院院士和美国发明家院士。四年港大的博士培养是让我耳目一新,受益良多。开始真正知道做学问和搞研究具体是怎么样的,并不是简单地应付下课题,发几篇文章就算完事的。老院士很忙,但坚持每个月跟踪我的课题,亲自到显微镜下观察我的实验样品。他那实事求是、精益求精、一丝不苟和诲人不倦的精神深刻影响了我。而刚从哈佛回来的新教授则不停地给我制造难题:质疑我实验数据获得的过程,找寻我实验设计的思维漏洞。

我当时同样干得很投入,但也很痛苦。因为老师们似乎就是要折磨我的身心,挑战我的承受能力,而不是要我做出多少重要的学术成果。现在看来,他们真是深谋远虑加用心良苦,因为这样的锻炼塑造了我坚韧的品质和学术型的人格。再后来,我来到现在的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,在这里两年时间很快就过去,但学到了很多先进前沿的用于专业研究的新技术,尤其是可采用光遗传技术直接操控大脑神经细胞,让小鼠作出跑动、害怕或者上瘾的行为反应。

 

7

这次过去美国MIT进一步深造,有什么新的打算呢?

今年底准备过去MIT继续深造,打算再做两年博士后。希望学成归国后,可以回报祖国,回馈母校和反哺家乡。前往波士顿这个学术圣地去取经,跟MIT里最有智慧的人们交流学习,希望可以进一步挑战自我,实现自我进而追求无我。

 

8

可否给有志于从事科研的学弟学妹一些建议?

我的建议很简单,就是: 相信自己并坚持不懈;苦中寻乐而苦尽甘来。

 

9

除了科研,你的业余爱好是什么?

除了科研,我也有不少爱好,比如Hiking (徒步&远足)、旅游、看电影、参观博物馆等。因为科研也只是一种工作或职业。科研可以是生活的一大部分,但不可能等于生活的全部。而且不同性质的活动合适地切换,可以让大脑的运转更加有效率。有时候我还很喜欢去跟不同专业领域的人交朋友,这样可以了解不同的思维和想法。

 

10

前面提到母校的真理钟,你如何解读?

母校的真理钟设计匠心独运,让远方的我们以及周围的你们时刻警醒:思考教育里的真谛,反思忙碌中的世态,追求冥冥中的真理。同时持续传播着大学教育的一些重要理念,尤其是李嘉诚先生曾说过的,“还要记得回家的道路”。

 

 

编辑:全祉悦

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图文转载自汕头大学新闻中心微信公众号

汕头大学 | 汕头大学教育基金会 | 校友龙卡